•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網絡集成:400-899-0899

    軟件支持:400-8877-991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誰來控制科考站?比利時極地科學研究遭冷戰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1-22

    比利時政府對南極洲伊麗莎白公主站擁有99.9%的所有權,該科考站由一家私人基因會運營。

    現在是南極洲的夏季,正是作科研的季節。但在比利時位于東南極洲的未來研究基地,沒有一名比利時研究人員在工作。比利時政府和建造及運營伊麗莎白公主站的私人基金會之間曠日持久的爭議導致今年比利時去往南極洲的探險被撤銷。當該國極地科學家在家煎熬之時,這家基金會的理事長、名人冒險家Alain Hubert正在給該站配備少量研究人員。

    誰來控制科考站?比利時極地科學研究遭冷戰

    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

    處于爭議中心的是一個直接的問題:誰來控制伊麗莎白站?為了得到一個答案,交戰的雙方都不容易。該國政府和Hubert的基金會之間已經產生了15次法律訴訟,比利時科學政策國務卿Elke Sleurs的一名發言人說。比利時新聞報道中充滿了管理不當、偷盜和欺騙等指責。

    此次意外事故是對科學家的一次打擊?!八淺?膳??!北壤甭熾氪笱У腘icole van Lipzig說,她的團隊錯過了極地科考站云天文臺的測量?!罷馓奶屏??!北榷潘茍嚳蛉鶚苛釕?、冰雪和景觀研究所(WSL)的Konrad Steffen說,他在2012年曾到達該科考站做研究。

    伊麗莎白公主站是Hubert的想法,他是1994年第一位訪問北極的比利時人,一度曾徒步跋涉99天穿越南極洲。政府捐助了600萬歐元,而Steffen稱,Hubert作為一名“強有力的領導人使這一切成為可能”,他從私人投資者那里籌集了1600萬歐元并見證了整個建造過程。該科考站于2007年建成,3年后,Hubert的國際極地研究基金會(IPF)將該站99.9%的擁有權捐給了國家,由其統一組織科學任務和覆蓋運行費用,當時預計運行費用為每年100萬歐元。IPF將每日管理該科考站。雙方共同治理由Hubert擔任主席的極地秘書處。

    該站位于一個露頭之上,距離最近的基地500公里,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有趣的地方。你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焙衫嘉詰呂罩Т笱У腏an Lenaerts說,日前他在《自然—氣候變化》上發表了極地冰雪如何與全球氣候相互作用的論文。據介紹,附近有大量正在融化的冰塊,還有被稱為冰原島峰的裸露巖石,其中可能含有生命起源的線索,此外還有隕石場。

    在2010年協定之后,雙方關系很快開始惡化。政府指控IPF財務管理不當,包括成本躥升、利益沖突以及不恰當的記錄費用。在2015年《科學》發表的一項報告中,比利時聯邦內金融檢查員聯合會稱,IPF曾反復打破協定,對基金會的行為表示憤慨。

    2015年,比利時政府辭退了Hubert和極地秘書處戰略委員會的其他IPF代表。在2015年~2016年科考季節,在比利時軍隊的支持下,它雇傭一家私人公司運行該科考站。接任Hubert擔任科考站管理者的是意大利工程師、擁有廣泛南極洲科考經驗的Chiara Montanari。

    Hubert在法庭上進行了反擊,并在2016年取得了顯著好轉。去年9月,比利時國家委員會暫停將該基金會趕出極地研究秘書處的命令。10月,一家法庭停止該國政府派出軍事維修團隊,該團隊已經位于南非開普敦并在去往南極洲該科考站的路上。取而代之的是,Hubert在11月份回到了南極洲,并與6名員工一起待在科考站。他們發現該站處于“糟糕的狀態”,Hubert的妻子Nighat Amin說,她同時是IPF國際事務副理事長。

    從那時起,雙方之間的裂痕被擴大了。極地秘書處不再有任何功能,比利時政府已經要求研究人員不許去南極洲,布魯塞爾自由大學冰川學家和冰蓋建模專家Frank Pattyn說。到目前為止,今年唯一一批去往南極洲的科學家是來自WSL的兩名專家,此外還有近日與Amin一起到該站旅行的兩位私人受資助者。

    在科考站,IPF員工仍在維持一些實驗,Amin說。Van Lipzig表示,她的云天文臺并不在其中,因為不是專家的人很難操作它。她補充說,目前的僵局使她與國外同行在一起時處于窘境:“你花費了一年時間計劃該項目,然后你卻要告訴他們這不會發生?!?

    同時,政府還拒絕向Hubert提供該基地的衛星電話系統密碼,這使得溝通降到最低點。過去一個月,科考站沒有網絡,WSL的Michael Lehning說,他剛剛回到瑞典。2016年12月,政府稱IPF在向南非公司組織的高價旅游團的旅行者提供到該站訪問的機會。但IPF否認了這一指控。

    研究人員希望可以盡快達成和解?!拔頤切枰て諼榷??!盫an Lipzig說。政府正在仔細考慮如何推進。Hubert的貢獻是無可爭議的,國務卿的發言人說,“你在用納稅人的錢。如果你不能讓自己的書秩序井然,那你就不該運行極地科考站?!盇min否認事情的失敗應該責怪IPF,并認為政府審計對該基金會存在偏見。

    她表示,IPF正在等待政府對科考站管理提出公平的提議?!罷饈俏頤槍?4年的工作?!盇min說,“我們沒理由離開它?!?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ganrao} 股票配资推荐 丨找杨方配资平台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凤凰 五体球发明人是谁 足球指数北京单场 湖北快三 金龙策略配资 黑龙江时时彩 临沂期货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推荐群推荐比特币 股票600456 牛散石庭波手法 百亿配资 第五鸿厚炒股 股票分析方法 五粮液股票行情k线图